北京翻譯公司,專業翻譯公司,權威翻譯公司,翻譯機構,正規翻譯公司
歡迎來到譯幫國際翻譯(北京)有限公司 !

譯幫全國服務熱線:400-626-1990

北京翻譯公司
譯幫資訊 / INFORMATION

譯幫動態

翻譯知識

常見問題

掃一掃,關注我們

您的位置: 首頁  >  譯幫資訊  >  譯幫動態  >  北京翻譯公司:村上春樹作品翻譯爭議再起

北京翻譯公司:村上春樹作品翻譯爭議再起

作者:北京翻譯公司-譯幫翻譯    日期:2018-03-26

分享到

最近北京翻譯公司小編,看到了,這樣一篇文章,感覺很有意義,所以特意整理出來,和大家分享.

每一次,在正式觸摸封面之前,村上春樹的作品就已經被外界的聲音裹挾。如今,很難再找到第二個作家能引起讀者如此廣泛的關注,就以新書《刺殺騎士團長》來說,去年十月日文版發售時,日本讀者就像在蘋果店門口排隊那樣等待發售時刻的到來,書店準備了揭幕儀式,不少人選擇當夜一口氣讀完……

在引進大陸的時候,讀者會密切地關注村上的譯者,到底是林少華,還是施小煒,也有人直接選擇閱讀臺灣賴明珠的譯本。林少華的譯筆屬于意譯,偏重審美;施小煒的屬于直譯,尊重原文;那么,審美愉悅與忠實原文究竟孰輕孰重?一切圍繞著村上春樹的東西,都變成了無法避免的焦點。


作為村上春樹中譯本最早的兩名譯者,賴明珠和林少華的翻譯風格可謂截然不同,前者直白簡練,而后者則華麗恣肆。兩者都擁有不少“死忠粉”。

2008年,在一場村上譯者的評選中,出版方“新經典”文化宣布施小煒勝出。然而,林少華曾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說,這場評選“不明不白”,連一個評委名單都沒有提供。自翻譯《當我談跑步時,我談些什么》之后,施小煒譯筆下的村上作品同樣收獲了一眾粉絲。多年過去,村上新書《刺殺騎士團長》的版權由上海譯文出版社以高價拿下,再次交給暌違多年的林少華翻譯。兩位譯者及兩家出版社的競爭,已十分激烈。

談及外國文學,翻譯一直是讀者議論的焦點。那么,譯者們眼中的村上又是什么樣子?他們各自堅持的翻譯準則又是什么?通過郵件,新京報分別對林少華、賴明珠和施小煒三人進行了同題采訪。如何理解翻譯前的村上底色?最好的翻譯,是該叛逆還是服從?

問題:村上春樹本人受西方文化的影響頗深,也有批評家將其作品的暢銷歸因于“可譯性”,稱其為“無國籍”的“全球小說”。

林少華

相對于刻意表現所謂日本美的川端康成那樣的作家,村上作品確有“無國籍”或全球化色彩。但他終究是土生土長的日本人,骨子里的東西還是日本的、東方的。比如生死觀或陰陽兩界自由穿越結構等等。即使就文體而言,雖說有別于日本本土主流作家,但也不可能和西方作家混淆起來。即使拙譯,即哪怕再是地道的中文,那也還是看得出日文底色,和中文原創有明顯區別。

施小煒

我一貫認為,日本的小說未必非得寫舊式日本人不可,甚至未必非得寫日本人不可。不寫這些,照樣是“日本文學”。日本文學,極富多樣性,勝過我國。比如鹽野七生,她的小說從來不寫日本,只寫羅馬歐洲。這樣的小說家,我國似乎沒有。春樹小說,國籍鮮明無誤,就是日本!何來無國籍一說?至于“全球小說”,現下不是舉國爭說“全球化”嗎?也許有朝一日,全世界的小說都是“全球小說”也不一定呢。

問題:村上春樹本人也是一位譯者,他曾說:“寫小說的時候比較能夠隨意發揮,但翻譯作品的話,心中則懷抱著打消自我,謙虛謹慎的態度……”如何看待他對譯者角色的定位?一位優秀的譯者應該扮演怎樣的角色?

林少華

關于翻譯或譯者角色,林語堂有個多少帶點兒色情意味的比喻:“翻譯好像給女人的大腿穿上絲襪。譯者給原作穿上黃襪子紅襪子,那襪子的厚薄顏色就是譯者的文體、譯文的風格。”無需說,穿上絲襪的女人大腿篤定不會百分之百是原來模樣嘛!按前不久去世的余光中先生的說法,翻譯好比婚姻,是一種兩相妥協的藝術。借用村上本人的話說,譯者哪怕再要扼殺自己的文體,也還是有扼殺不掉的部分剩留下來,而剩留下來的一小部分,可能就是譯者的風格。換成我的表達,好的翻譯乃是作者之作與譯者之譯的天作之合。這種幾率絕不會很高。

賴明珠

完全同意,不謀而合。翻譯不是創作,譯者好比演員,應該把原作所表達的作者風格,書中人物的個性、癖性盡量忠實地表現出來,不必也不宜強調自我。

施小煒

贊同春樹。他的翻譯論,甚合吾意。

本文由:北京翻譯公司譯幫翻譯分享,轉載請注明出處

北京翻譯公司,專業翻譯公司,權威翻譯公司,翻譯機構,正規翻譯公司 400-626-1990
大片在线观看免费